国王的演讲其实是一部穿越剧,天大的讽刺

片中的医生急中生智坐在了王座上,刺激国王说点什么。乔治六世情急之下喊出了“听我说,because
I have a voice!” 堪称全片的最强音。

这个学期第一堂课的时候,崔勇提问20世纪最重要的媒介时,大家竞相列举:电视、电报、电话、电脑……从他狡黠的微笑我们知道,这些都不是他最想要的答案。最后他补充道:其实还有一件媒介对20世纪的文化产生了重大影响,那就是麦克风。

       本来我看了一多半的时候,是想给个推荐来着,这片子里演员的表现还真是没话说。要看皇室风情还得是《都铎王朝》,但这不是重点。不过片子的后三分之一,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我无意争论希特勒一生的功过,但毫无疑问,作为二十世纪中叶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作为一个只要提到“元首”二字就必然是指他的人,作为一个能够煽动几千万人口前赴后继为国家而战的人,他是一个天才的演说家。有视听记录手段以来人类还没有能够超过他的。虽然乔治六世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他们所肩负的担子是不同的。希特勒所肩负的是被欧洲各国压迫了数百年的德意志,乔治六世是被赶鸭子上架,而且他只是精神领袖,不是他来做决定。他无法直接体会到自己的每一个决定对国家乃至世界造成的影响,他不是一个统治者。
    在乔治六世及其一家面前播放希特勒的演讲,甚至还给了大大的特写,当女儿问他希特勒在说什么,乔治只能支支吾吾地说,他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起来像是宣战。导演你这简直是当着和尚骂秃驴。乔治六世是个可怜的人。出身皇室,在君主立宪制政体下,已然失去了往日的权势,然而皇家身份所带给他的约束和限制却丝毫未少。他还算合格地当着国王——然而无法与元首相比。这时就不应该把他俩放在一起比较。在元首面前,乔治六世对着稿念出的言辞便黯然失色:稿子甚至不是他自己写的,他不过在照本宣科,还好经过努力没有出大的差错。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也算得上是了不起的成就。英国并非没有演讲家,丘吉尔便是——电影中的丘吉尔…怎么说呢…不予评论。丘吉尔的演讲中有些名言流传至今,相比之下,更加言之有物,对民心士气的影响更加积极。(如果要用神马正邪善恶之类的理由来说明乔治六世强过希特勒,那显然是一种黔驴技穷的表现。)
    然而这还不是最大的讽刺。
    稍微听过一点古典音乐的人应该认得出最后乔治六世那段演讲的背景音乐。没错。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的第二乐章。这是一首葬礼进行曲。与第三《英雄》交响曲中的葬礼进行曲相比,这一段显得返璞归真,闻之令人有一种虽然英雄壮志未已身便死,然而一股彷如大江东去的执念仍川流不息的感觉。这是属于德意志的贝多芬,属于德意志的乐章。贝多芬,与巴赫等人一起,是德国的旗帜。除了德意志没有一个国家能配得上贝多芬。
    在德意志的乐曲中,乔治六世发表了战争演讲。镜头闪过英国士兵整装待发的场面和各界民众聆听演讲的情景。给人的印象就是:在德国的旗帜下,英国人团结起来,对抗德国的崛起。这也是一个悲哀。英国的土壤甚至无法诞生出与这样一种应该是激动人心的场景相配的音乐。亨德尔和海顿在英国创作过重要的作品,但这两人都不是英国人,而且也都与此情此景并不相宜。
    并不是说我站在希特勒的立场上贬低英国国王,而是即便站在中立的立场上,这两个场面也实在是足够讽刺的。
    我看的字幕是豆瓣上有个…叫啥来着的我忘了…的朋友翻译的。水平比较一般,也就算了。但YOUR
MAJESTY能翻译成“陛下”两个字你不用你非得翻成四个字“国王先生”…我请问你在哪儿听过这样的叫法?

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再通过群体去与社会发生关系,而是直接去彼此发生关系,交往的前提不再是血缘、利益,也不是“我们”,而是生命的权利,是“我”。于是群体、集团、种族、阶级、性别的束缚都在渐渐弱化了。无论现实是如何,这种趋势显然是全球化社会给予人类的最可珍贵的财富。

 

还有一处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国王和元首的对比,后者是个演讲超人,因为他所代表的民族不幸被压抑了几百年,不巧又被通胀神马的逼到了生死关头,终于下定决心,要通过畅快淋漓地作恶的方式来表达自我、争取利益,正是生无所憾、死也甘心。在这样的背景下,元首演讲之给力倒是毋庸置疑,人家也是付出了全部的热血辛劳眼泪汗水神马的。一边是民主选举出来的草根领袖,能一周跑二十个地方,演讲起来一副气吞全球的架势,也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声音,一边是世袭的君主,缩头乌龟一般地被推到前台,拿着别人拟定的讲稿,时刻只担心自己表演得不够好。两相对比,令人不禁莞尔,所以最好还是说出你自己的声音、内心的声音啦。

麦克风在20世纪初被发明使用,作为一种将声音信号转换为电信号的传声器,它可以把人的声音进行存储并传播,分贝上无限扩大,空间上延伸至每一个装有喇叭的角落,从此声音开始改变这个世界。“如果说在这之前这个人声世界还是可亲在的,那么在这之后,这个世界碎了。”我当时记住了崔勇的这句话,前几天看到《国王的演讲》时,一下子明白了它的意思。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声音传播带来的力量,英国国王最后用一场完美的演讲激励了全国的人民的斗志,海峡另一边的希特勒也通过麦克风向民众宣扬了自己的纳粹思想,于是一场世界大战又开始了。

 

电影的开场伴着一段优美轻快的钢琴小曲,首先映入画面的就是一只麦克风。而这部电影的多款海报,设计也十分简约:一张沉默的嘴面对一只麦克风。故事发生的十九世纪初的英国,讲述的是乔治六世的故事,这个国王自幼患有口吃,惧怕讲话,一开始,在他还作为王子的时候,他就奉命在1925年的大英帝国博览会上致辞,面对着人头马头争相攒动的体育会馆和等候在广播前的全国民众,他哽咽着始终开不了口,整个大英帝国的民众在此刻都为他们的王子低下了骄傲的头颅。然后他在妻子的陪同鼓励下开始尝试一切办法训练自己的演讲,最后遇见了一个江湖医生,两人的命运从此改变,王子最终成了国王,语言治疗师也让全世界见证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这基本算是一部传统的励志电影,但是因为这个暴躁的国王在训练时发脾气爆了不少粗口,所以这部电影竟然成了一部限制级影片。